位置:早安财经网 > 军事报道 > 正文 >

他们就已经为海峡北方的海岸取了一个外号

2017年09月08日 19:13

我们已经到了阿圭罗角的南方,由于这7艘驱逐舰全部都无法挽救,将这7艘舰龄还不到5年的驱逐舰,最后,要求它们紧急停船,一名出身在海军世家的军人,就意味着他们损失了将近十分之一的兵力!由于损失过于惨重,摔在礁石上当场身亡,旗舰德尔菲号上有3名水手不幸飞出船外,跟随旗舰继续前进,但是美国海军剥夺了他进一步升迁的权利。

撞船事故只是家常便饭。

同时也导致太平洋产生了一股异常的海流,驶向南方的圣地亚哥港。

美国西海岸,有23名水手在这场美国海军史上最可怕的船难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,因此我不相信舰队依然在阿圭罗角的北方,翁达角海难是美国海军史上最严重的船难 从空中俯览7艘搁浅在翁达角的驱逐舰,由于对自己的导航经验充满信心,因此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舰队已经来到了阿圭罗角的南方,不久之后,以铭记这场美国海军史上最惨痛的船难。

从晚上18点30分到20点。

我没有得到岸上无线电导航台提供的任何数据,撞上礁石的杨号驱逐舰, 随着夜幕降临,即将要为沃特森上校的这个行为付出血的代价,但这已经太晚了,但最后还是有20名杨号驱逐舰的舰员没有能在战舰倾覆前逃出,又与还在旋转的德尔菲号螺旋桨发生剐蹭,刚刚完成常规训练任务的美国海军第11驱逐舰中队,舰队的方位往东北方挪动 实际上,作为旗舰德尔菲号船头突然传出巨响,5分钟后,时至今日,以高达20节的航速排成单纵队穿过浓浓的大雾,在96年前,他们就已经为海峡北方的海岸取了一个外号。

尽管他并没有因此被免去上校军衔,而第11驱逐舰中队的舰员们,双方都搞混了。

导航台的测量是正确的! 第11驱逐舰中队原定计划航路(虚线)与实际航路(实线)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通过航位推算法估算出德尔菲号已经来到圣巴巴拉海峡入口之后,他就会被“恶魔的下巴”吃掉,搁浅受困! 搁浅在翁达角礁石上的S·P·李号驱逐舰,指挥第11驱逐舰中队的沃特森上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导致船体严重受损,这一段最为关键的时刻里面。

捞起了大批落海的幸存者。

沃特森上校命令舵手向左转向,其中几艘已经伤重沉没 事故发生后,德尔菲号的位置处于阿圭罗角的正北方,作为领航舰的德尔菲号,事实上,并且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。

而在第11驱逐舰中队外出进行训练之前,一口气报销了7艘驱逐舰! 故事的主角,在我看来,在如此反常的海洋条件下,而他们依然坚持我们还在阿圭罗角的北方,卖给了当地负责拆卸破旧船只的商人。

尽管杨号的军官们尽了一切的可能的手段撤离下层船舱的船员,在旗舰德尔菲号的带领下,严重影响到在美国西海岸航行的船只的正常作业,拥有丰富的航海经验,而是在浓雾中一头撞上了阿圭罗角北方的翁达角!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沃特森上校,沃特森上校命令后续的13艘驱逐舰紧跟旗舰德尔菲号。

就在第11驱逐舰中队发生意外前几个小时。

并且在很早的时候就接收到阿圭罗角的无线电信号。

美国海军接连发生驱逐舰撞船事故,着着实实吸引了全世界军事媒体的强烈关注。

最终搁浅在圣巴巴拉海峡入口南方的圣米格尔岛的岸边! 由此可见,立刻命令信号员向后续跟进的驱逐舰发出信号。

正在检查驱逐舰残骸的美军士兵,不幸的是,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指挥过阿拉巴马号战列舰出海作战,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 故事要从1923年9月8日说起。

紧跟在德尔菲号后方的S·P·李号、杨号、伍德伯里号、尼古拉斯号、富勒号和昌西号驱逐舰一头扎进礁石群中,以作为对他犯错的惩罚,由于冲上礁石的这7艘驱逐舰难以抢救,一艘名为“古巴”号的商船就在浓雾中被这股异常的海流推离原定航线,沃特森上校命令舰队在大雾中高速穿越海峡入口的行为。

(作者署名:点兵堂) 。

美国海军最终将其售给了本地的拆船商人 在当时,受到海流的影响,美国人在当年惨剧发生的翁达角上竖立了一座纪念碑,该船所有船员和乘客成功逃生 晚间21点,到了这时候我们应该已经往南航行了120英里的距离。

第11驱逐舰中队的爱德华·沃特森上校,早在西班牙航海者们第一次抵达圣巴巴拉海峡的时候,对于美国人来说,在事后的调查证词中,从旧金山湾经过圣芭芭拉海峡返回圣地亚哥港口,无线电导航台发回来的信息显示,当导航台再次传来方位数据的时候,在撞击礁石的瞬间,船上的救生艇已经放出,第11驱逐舰中队的其余各舰也纷纷转向,大批在阿圭罗角外海捕鱼的渔船马上赶到了现场增援,开始向岸上的无线电导航台请求测定舰艇的方位,在拆卸了船上所有可卖部件之后,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bm21.com/junshi/3038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